"你病了"
腦先生對我說

我想我自己清楚
就連心先生也讚同


他總是很能了解我的痛苦在哪裡
就像跟著我一起痛苦一樣

"要怎樣才能治好呢"
心先生問得急
比我這個當事人還急

腦先生搖搖頭
只揮揮手叫我下去

我知道自己病了
而且不輕
但奇怪的是
我並不想將這個病治好
我想讓這痛苦一輩子刻著

這可能只會累了心先生
出了診療室
我倒是很能體會他這麼急的原因

也許腦先生知道我在想什麼
所以他什麼都沒說
我想
就算他說了也沒用

我這麼想著

未能入口的巧克力蛋糕是個遺憾
一時恍神而失去它的自己是個錯誤

飛奔而來的服務生
快速的收拾這不堪的景象
我則陷入了另一種恍神
為他的正確及俐落讚嘆

我總覺得我充滿了錯誤
一個正確的人
不會不想把病治好吧

這點巧克力蛋糕會讚同
那位服務生也是

我這麼想著

我總不能一輩子在夢境遊走
即便那使我忘卻苦痛

回到家中
心先生在桌前等我

他看著我
眼底有些無奈
我或有愧疚
但不多

我想他明白
所以才會有那些無奈
他也許知道我明白
所以才會只有那些無奈

這天
我們都沒多說什麼

"沒吃到巧克力蛋糕真的讓你很遺憾"
心先生先說了這句話
"我想我遺憾的是我親手把它砸了"
我誠實的回應

心先生離開了房間
我則在房間裡發誓

我絕不會再親手砸了任何一塊巧克力蛋糕
即便這要我用永遠不碰巧克力蛋糕來達成

我這麼想著

對我來說
把病治好
就像親手把蛋糕砸掉一樣
怪異

但不曉得為什麼我就是有這種感覺

若說我在這其中犯了什麼錯誤
那必定是我未經深思
就將蛋糕拿起

我這麼想著

在提筆的當下
我仍想著
我到底該怎麼辦呢

我繼續想著
創作者介紹

讀人的房間

wildru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