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仍是個人胡言亂語
基本上跟"關於民俗舞蹈 我是這麼想的"不是續集關係
但是有關連吧
希望不會惹到太多人....

在臺灣也相當火紅的死亡筆記本(Death Note)
其原作與作畫也就是大場つぐみ和小畑健
於集英社的漫畫連載雜誌"週刊少年ジャンプ"上再次合作
這次的提材是以漫畫家為主的爆漫王
(爆漫王本身也是很有趣的作品,請不小心點進來的讀友有機會也去看一下)

爆漫王有一篇是提到了雜誌的連載
雖然主角的故事很吸引人畫的也很棒
但是不適合這本雜誌
這是一本雜誌的調性問題

在臺灣有代理關係的出版社中
比較有名的大概就是前面有提到的集英社
還有以"週刊少年マガジン"的講談社
"少年サンデー"的小學館
(小學館在臺灣比較有名的反而不是SUNDAY而是コロコロ)
沒有雜誌但是單行本出版量越來越多的SE社(SQUARE ENIX)
和角川書店
(在臺灣停刊的月刊少年ACE和鋼彈ACE是我心中的痛)

如果有人看漫畫會連作者的話一起看的話
應該會覺得很多作者都是從小看著那一本雜誌
然後就在哪本雜誌上連載
雖然也是有例外(像銀魂的空知)
不過大概就可以感覺出每本雜誌想走出自己的調性與風格

雖然上面都是在講漫畫
但我覺得這點在民俗舞蹈圈裡也是很普遍的現象
學校跟學校間的差異就不說了
台大這種有辦法招到一定數量的人的地方
可是直接就有世舞社跟舞蹈社土風舞組呢

因為民俗舞蹈的範圍太廣了
讓這種調性問題更強烈
可是學生不會因為社團選學校
而是到了那個學校以後才有辦法挑社團
然而在社團風氣也不若以往興盛的情形下
著眼於如何招生並尋求轉形的社團也開始增加

再次回到出版社
漫畫產也其實也受到類似的衝擊
網路多媒體的普及讓看漫畫的人口減少
雜誌的銷量也在確實的減少中
雖然御宅經濟仍十分可觀
但那其實建築在其他媒體與周邊的產能上
而且是很明顯的80/20

當然在這種情形下
雜誌尋求轉型的情形也會發生
不管是在畫風上或題材的選定
雖然雜誌本身就包含多面性的題材
但就是能讓人覺得它變了
這樣的變化也許能讓新人容易加入
(多半都是加入流行要素比較多,像萌啊,手機小說風格啦,之類的)
不過老讀者可能就會覺得怪怪的

民俗舞蹈性社團也許也是一樣
(這邊應該可以大膽一點的把也許去掉也沒關係...)
以維持社團來說
這個方法沒有什麼不妥
可是這個社團有沒有辦法保有原本的樣子
才是一個重點

也許可以用BPR(企業流程再造)的觀點來解釋為何社團要尋求轉型
BPR是一種重點式的改革方法
將(因進步而顯得)過時且緩慢的流程做更動
達到更佳的效能
但是因為其改革效率是快速的
所以風險較大
也容易遭受反彈

我(自大的)認為民俗舞蹈圈
其實正陷入了這樣的一個兩難中
也就是阿燦老師提到的
"是先要學生呢?還是要先要民俗舞?"
http://tw.myblog.yahoo.com/jw!k4sAFkKEGRubScW4etqdxw--/article?mid=1930&prev=1932&next=1928
先要學生的可能就會想要改造
先要民俗舞的可能就抗拒改造
可是另一方面在看到阿燦老師帶陽明的文章時
卻又感覺不到這問題的存在
所以這是哪裡的問題呢?
(難道是阿燦老師寫好不寫壞嗎?)
難道沒辦法要"想要民俗舞的學生嗎?"
(如果真的能要大家就不用傷腦筋了吧,不過像國北教大今年就有兩個這樣的新生啊)

其實爆漫王中還有一個有趣的論點
就是少年誌連載的王道與邪道
王道就是大家都喜歡的格鬥類
(大概就是onepiece或七龍珠之類的)
邪道就是題材方面會讓一般人有嫌惡感但會吸引某些人的題材
(很剛好的指的就是DN吧)

但這部份很遺憾的就無法類比過來
民俗舞蹈圈的王道已然不是王道
(搞不好從來也沒有王道這種東西)
至少在現在大學社團裡看起來是這樣

對我來說臺北的民俗舞蹈圈大概就像是
奧羅之於集英社(臺灣的話就是東立)
文化舞者之於講談社(長鴻)
楓采之於小學館(青文)
鼎韻之於SE社(尖端)
北銀和悠遊之於角川書店(臺灣角川)
能彼此互相競爭成長的話應該有好處

只是協會我還是希望能夠超然
並保持自己堅定的理念最好
(雖然我不知道協會抱持什麼理念,但我認為組織不抱持著一種信念就不能算是一個組織了)

創作者介紹

讀人的房間

wildru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