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搬完之後發現
我本篇也是十二集
跟死亡筆記本的集數一樣

死筆也有出了設定集當十三集
我剛好也寫了一篇後記
真巧

嗯...
不好意思
讓我自high一下吧

不過重看之後
心中有一股說不出的羞恥感啊啊啊啊啊啊><


(七)

自從上次有同學想要看死亡筆記本的事件後,阿光就把死亡筆記本收在一個箱子裡,而且在上面壓了許多書當做保護措施。而每天阿光出門回來後第一件事,也變成確認筆記本還在不在箱子裡,雖然這樣很累,不過也唯有這樣他才能放心。

阿光的生活出現了這樣的改變,但改變的不只是阿光,蘿莉才是生活改變的最嚴重的人,她從死神界來到人間界,本來死神界的夥伴,也都不知道怎麼了。

約定的三個月已經過了三分之一,雖然說再過兩個月,阿光就會放棄筆記本的擁有權,自己也能回死神界,或是不用跟在人類身邊去逛人間界。但這對蘿莉來說不是只剩兩個月,而是還有兩個月。

對於一直悶悶不樂的蘿莉,阿光當然不會沒有注意到。雖然他也覺得於心不忍,但他一方面也想留著蘿莉,另一方面也希望藉由持有死亡筆記本的壓力來鍛鍊自己的精神力。除此之外,阿光也想不到什麼好方法能幫助蘿莉。

「蘿莉,妳有沒有想去哪裡?我帶妳去走走吧。」

「嗯...」蘿莉有氣無力的應了一聲。

雖然蘿莉並沒有說想去哪裡,不過阿光覺得與其在家裡悶著,出去走走或許會好一點。於是還是決定要出門到處晃晃。

********************************

這兩個一人一死神的走在一起,彼此之間沒有交談,就某方面來說,還真像是冷戰中的情侶。但是當事人不會這麼認為,他們兩個都有各自的煩惱。

阿光很清楚,蘿莉是受不了一直跟在同一個人身邊,不能自由行動,因為她就是為了這個而希望阿光放棄筆記本的擁有權的。而阿光也很掙扎,是不是該現在就放棄筆記本,讓蘿莉回去。

正當阿光想得出神的時候,忽然感到一股推力把他堆到馬路上去。就在這時,一輛車急駛過來,眼看馬上就要撞到阿光,幸好阿光即時穩住,不至於慘死車輪下,不過只要再往前個三十公分可能阿光就死定了。

「混帳,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啊。」因為後照鏡被撞歪,駕駛狠狠的罵出這一句。

但是阿光沒聽見。雖然很大聲,但是他沒有聽見。不只是因為被撞到的手臂很痛,不過現在的阿光可能連手臂的痛都感覺不到。

因為他知道推他的人是誰,可是他不願意相信真的是那個人推他一把,害他差點命喪黃泉。他瞪大眼睛看著那個人,不對,那個死神。是蘿莉推了他,而蘿莉也還維持著推人的姿勢。

”是啊,不管怎麼樣,她畢竟還是個死神啊。”阿光重新認清了這個事實。

「妳...想要殺我嗎?」阿光出乎意料的平靜,淡淡的說出這句話。

「是啊...只要你死了...我就不用跟在你旁邊了,...可是,好奇怪...」蘿莉邊說,斗大的淚珠就從眼角滑落下來。「不知道為什麼...,我現在覺得...你沒死真是太好了。」

「我好慶幸自己沒有兩本筆記本...,如果我把你的名字寫上去了,那我一定會很後悔很後悔的。」蘿莉因為放鬆而攤坐在地上,哭了起來。

阿光被這個舉動動搖了,雖然他知道蘿莉的的確確是個死神,奪人性命是她的工作,但是她也不是沒有感情的。

阿光走到旁邊的便利商店,店員驚訝的看著他,剛剛差點才被車撞,怎麼還能那麼冷靜的來買東西。雖然他看起來像是被嚇傻了一樣,不過還是買好東西走了出去。

阿光走向蘿莉,拿出剛剛買的東西說:

「沒關係啦,反正我也沒事,不要再哭囉。」

蘿莉看到阿光拿著的東西,心裡又是一陣痛苦。

「你對我那麼好,我還...對不起...對不起...」

「好啦,別哭囉,我們回家吧。」

便利商店的店員看著少了一盒的布丁架,在看著阿光怪異的舉動,他只想說阿光是真的被嚇傻了。這也難怪,他看不到蘿莉,又怎麼能知道,阿光伸出來的手是在牽著誰呢。

*********************************

當天晚上,阿光被說話聲吵醒。很明顯的,蘿莉是在跟某個死神在交談,因為阿光看不到他,也聽不到那個死神的聲音。他只能聽到蘿莉的獨角戲。

「真的不用我用我的筆記本把他殺了嗎?」說話的人是布拉德。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會來人間界,不過應該是跟阿光有關。當然他說的話阿光是聽不到的。

「不行,我現在不希望他死了...」

「妳該不會是愛上他了吧。」

「這個...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愛是什麼感覺。」

「唉...愛上他沒關係,但千萬不能做出讓他延長壽命的事,不然妳就會死的。」

「嗯,這個我知道,從其他死神那裡聽說過,我也跟他講過了。」

「真的不用殺了他嗎?」

「真的,因為我想要改變我自己了。」

「...好吧。那我就不阻止你了。」

「謝謝,幫我跟其他的死神問好啊。」

對話結束後,布拉德就走了。

而在被窩裡,只聽到蘿莉說的話的阿光,也在心裡小小聲的說:

”一起加油吧。”


(八)

「阿光,人家想吃布丁。」跟著阿光剛從學校回到家的蘿莉,對阿光說了這句每天都會說的話。

「嗯,冰箱裡不是還很多嘛?妳開來吃阿,趕快吃完,我要去打工了。」阿光放下書包,開始準備明天上課要用的東西。

雖然前不久才差點被蘿莉殺死,不過現在兩個人看起來也處得不錯了。雖然在事件發生後,兩人的確有些尷尬,但也多虧阿光聽到蘿莉在那晚說的話,後來也一直跟蘿莉說他不介意,也對蘿莉很不錯,所以兩人漸漸恢復良好的關係。

「唉唷,人家不是要吃這種的啦。」

「啥?」第一次聽到蘿莉挑種類,阿光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在學校聽到女同學在討論,說最近車站前開了一家甜品店,裡面的布丁超級好吃的,人家也想吃吃看,帶人家去吃啦∼∼∼」蘿莉在學校裡,為了防無聊,也開始會聽學生之間的談話,而不只是一直睡覺了。

「車站前啊,妳知道店名嗎?」阿光一邊確認筆記本是否在箱子裡,一邊問蘿莉。

「當然囉,我連店址都記得一清二楚呢。」蘿莉得意揚揚的說。

「只要有關布丁的事妳都能發揮百分之兩百的力量呢。」

「嘿嘿,還好啦,好啦...帶人家去吃啦。」

「嗯,明天我不用打工,那就下課再去吧。」

「說到打工,現在已經快七點了耶。」

「糟,再不出門就要遲到了。」

阿光把箱子蓋上放回原位,就算已經快遲到了,他還是不會忘記這個步驟,這已經變成阿光的一種習慣了。

**********************************

今天一天蘿莉都處於興奮狀態,因為她在學校不斷聽到女同學講到那間甜品店,而且說聽到的評價都十分正面。這間店似乎在女同學間掀起一股風潮,很多人都會過,也都很喜歡那家店,讓羅莉也越來越期待下課阿光帶他去吃布丁。

而聽到蘿莉對他述說這些情形的阿光,也不禁佩服起女同學的情報網來,明明就是一家才剛開幕不久的店,竟然已經被傳的廣為人知。這是阿光以前所沒想過的,而且,若不是因為蘿莉,他可能一輩子都不會知道這個只有女生才了解的世界。

終於等到下課時間,蘿莉忍不住催促阿光趕快帶她去那家店。

他們運氣算不錯,雖然店裡面人還是很多,但還是有一桌是空的,阿光就坐下來準備點餐了。

「人家想吃這個。」蘿莉在阿光旁邊看著阿光手上翻著的菜單,決定要吃哪一種。

「嗯,服務生。」

「請問點餐嗎?嗯...先生,請問你還有伴嗎?」

「沒有啊。」阿光以為服務生看得到蘿莉,頓時緊張了起來。「為什麼這樣問?」

「沒有啦,只是我們開店以來,只有一個男生來吃的你是第一個呢。」

阿光看了看店內,發現幾乎都是女生,如果有男生,也都是陪著女朋友來的樣子。看到這景象,阿光開始覺得不好意思了。可是也答應蘿莉了,也不能就這樣走掉。

「...我要點這個。」

「好,請您稍等一下。」在等餐的時間,可能是阿光在人生中最難堪的時刻了吧。

但是等到蘿莉點的布丁上桌了之後,阿光才發現一個更嚴重的問題,要怎麼讓蘿莉吃呢。店裡面的人那麼多,而且也都看不到蘿莉,總不能叫蘿莉自己動手,然後全店的人都看到一支湯匙飄在空中吧。

眼看蘿莉就要忍不住動手把眼前的布丁吞了,阿光才終於想到一個辦法。這個辦法就是,叫蘿莉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後用雙簧的方式餵她吃。這樣的話,只要稍微注意,應該不至於漏出馬腳。

阿光真的沒想到,吃個布丁,是件這麼麻煩的事。不過看到蘿莉吃的津津有味,他也不禁想問:

「真的有那麼好吃嗎?」

「當然囉,不信你也吃吃看。」說完便把湯匙拿走,挖了一匙布丁就要往阿光的嘴裡塞。

「哇,別!」

阿光很快的把湯匙奪回,並吃下那匙布丁。正如蘿莉和其他女同學所言,真的很好吃。但是阿光沒有時間好好享受這份美味,因為他隨即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

「阿光?你怎麼會在這裡?」

「啊...小夜...」

叫阿光的女生名字是小夜,是阿光的同學。

「嘿,沒想到你喜歡吃布丁啊,真令人意外。」

「哈哈...是啊...」其實阿光根本沒在聽,他現在只擔心小夜到底有沒有看到剛剛那幕。

「呵呵,不過這家真的很好吃唷。看你剛剛陶醉到連湯匙都拿不好了。」

「拿不好?啊...對阿,唉呀,因為真的很好吃嘛。」聽到小夜這樣講,阿光鬆了一口氣。

「嗯,那你慢慢吃唷,我先走了。」

「掰掰。」

還驚魂未定的阿光,完全忘了他還要餵蘿莉。

「...阿光!」

「啊?啊,不好意思。」

「阿光你好像很在意剛剛那個女生耶。」

「妳說小夜嗎?沒有啦,只是比較熟而已。」

「是喔...」

折騰了老半天,終於把這客布丁給吃完了。

今天對蘿莉來說是很有收獲的一天,但對阿光來說卻充滿了苦難。阿光不禁開始覺得往後的日子需要更謹慎了。


(九)

雖然並不是特別在意她,不過自從上次蘿莉說了那句話之後,阿光的視線停留在小夜身上的時間確實變多了。

事實上,阿光還是很擔心小夜有看到湯匙浮在半空中的景象,雖然他馬上把湯匙拿回來,但小夜在出聲叫他時,又在那站多久了呢?雖然小夜是說他陶醉到湯匙都拿不好,但是又怎麼知道這是不是她的客套話而已呢?

但至少到目前為止,兩人都還相安無事。小夜也曾來邀請阿光一起再去那家店吃東西。不過阿光因為上次去的時候看到裡面都是女生,而且去的話,蘿莉一定也會想吃,這樣就麻煩了,所以都拒絕了她的邀請。

但是這樣的阿光卻被懷疑了。

「阿光,你是不是很討厭我啊?」

「什麼?」忽然被小夜這樣問,阿光有點摸不著頭緒。「不會啊,幹嘛這樣說?」

「因為我想找你一起去吃東西,你都不去啊。」

「這個嘛...我有點不方便嘛。」

「阿光,你怪怪的喔。」

「呃?哪裡怪?我很正常啊。」

「上次不是有人想看你的筆記本,結果被你拒絕嗎?上次又看到你一個人去吃東西。」小夜停了一下,在想該不該問下去。「那個...阿光,你是不是有什麼秘密啊?」

「什...什麼祕密啊?我我我沒有祕密啊。」

「阿光...你流了好多汗啊。不要緊吧。」

「沒事,我沒事啦。我真的只是不方便去而已,我一個人在外面住,沒有錢能常去那邊吃嘛。真的啦。」

「你騙人!我不知道該不該說...不過其實我有看到喔。」

「妳妳妳看到了什什什麼?」阿光簡直就快被小夜的每一句話逼瘋了,她到底看到什麼?

「我看到...你常常跑去附近的店裡買布丁,而且一次買都買很多,根本就不像缺錢的樣子。」

”這傢伙是金田一啊?我只不過常常跑商店她也能做出這樣的推理,本來以為買布丁是個在正常不過的舉動,沒想到也會被懷疑。”

「而且你上次還一個人去店裡吃布丁,那種店平常是不會有人一個人去的。」

”媽啊,她到底還要說出什麼讓我心臟快停掉的事。”阿光用眼角餘光看了看在旁邊的蘿莉,她的表情很明顯已經不爽到一個極至了,如果筆記本在她手上,小夜可能就沒命了。

「所以...我都知道了。」

”妳到底知道了什麼∼∼∼∼∼∼∼?”阿光已經快哭出來了,如果是一般人,或是剛撿到筆記本的阿光,一定會承受不了壓力自己先招了,但是現在的阿光因為有過快個月的磨練,耐性已經變強了。

「阿光,我可以殺了她嗎?」蘿莉看來則是已經快要爆發了,冷冷的對阿光說。

聽到這句話的阿光差點連魂都飛了,只能眼中含淚的猛搖頭。

「阿光,你怎麼了?」

「不,沒什麼,妳到底知道了什麼?」阿光鎮定精神,反問小夜。

「其實你反應不用那麼劇烈,被知道又不是很丟臉的事。」

「丟臉?」阿光覺得這個形容詞在這邊好像不是那麼恰當。

「是啊,男生喜歡吃布丁,其實不會很丟臉啦。」

”啊?”

「嗯,我知道你一定是很喜歡布丁,喜歡到想自己做出好吃的布丁出來,那本筆記本,一定都是有關你試驗口味所做的的筆記吧。」

”啊啊?”

「一個人去吃,一定也是想好好找出其中的妙方吧。拒絕邀請一定也是想回家繼續努力,我都知道的。」

”啊啊啊?”

「你要加油唷,做出好的作品一定要讓我吃吃看唷。那我先走囉,掰掰。」

「啊?喔...再見。」

聽完小夜的自說自話,阿光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才好。頓時只能呆在那邊。

「阿光,她說的是真的嗎?那你做好我也要吃喔。」

「我怎麼可能是在做布丁啊。一直跟在我旁邊的妳不是最清楚嗎?」阿光忍不住想要吐槽蘿莉。「只要提到布丁妳真的就不一樣了。剛剛不是還說想要殺了她嗎?」

「啊...聽完她說的話之後,覺得其實她人還不錯啦。」

「...布丁愛好者的友誼嗎?...」

「聽她那樣講,我也有點想吃阿光你自製的布丁了耶。阿光,來做吧。」

”如果別人只聽到後面那句,不知道會做何感想喔...”

「不行,你也知道我沒時間。」

「一次就好了嘛。」蘿莉又使出淚眼攻勢。

「好吧好吧,就只有今天這次喔。」

「萬歲。」

***********************************

因為昨天晚上打完工後,開始手工製作布丁,而一直到很晚才成功,所以阿光今天早上很難得的睡過頭遲到了。

就在此時,阿光的手機響了。

「喂?幹嘛?」

「阿光,不好了,學校發生大事了。」

「什麼?」

「有一個神經病闖入學校,說要自殺,然後又說不要一個人死,所以就挾持小夜,說要她跟他一起死。」

「你說什麼?」阿光聽到這已經完全清醒。

「總之現在學校很危險,老師們在疏散同學,而有人去跟他交涉反被打傷。所以你如果還沒到學校就不要來了。就這樣。」說完就掛上電話。

發生了這樣的事,阿光剎時覺得心慌意亂,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但是怎麼樣他也不能冷靜下來,畢竟自己的同學有危險。而在過了幾分鐘後,阿光從思考中回神過來,而他的眼神,像是有了重大的覺悟一般。


(十)

剛睡醒的蘿莉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只覺得阿光跟平常不一樣,感覺給人很大的壓力。還有平常阿光都放在箱子裡收的好好的死亡筆記本,今天也被拿出來了。

雖然蘿莉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她感覺的出來,一定發生了什麼大事,她很想問阿光,可是被阿光所散發出的壓力嚇到,所以也不敢問。只能靜靜的跟在快步行走的阿光旁邊。

阿光家離學校不會很遠,所以馬上就到了學校。而這時學校周圍已經擠滿了人,還有來採訪的記者。

蘿莉看到這麼不尋常的景象,再也忍不住,就問阿光:

「阿光,到底發生什麼事啊。」

「有人闖進學校,挾持了小夜,說要小夜跟他一起死。」

「啊!怎麼會這樣,所以你拿出筆記本是想要...」

「我要救她!」

學校周圍擠滿了人,所以阿光很難找到正常的通道進入學校,他也不禁埋怨,為什麼世上愛湊熱鬧的人那麼多,明明一點忙都幫不上,只會礙手礙腳,卻還死皮賴臉的在旁邊不走。

正在找尋有沒有進入學校方法的阿光,這時又看到一個記者正在訪問民眾,那個人明明就不是學校裡的學生,也不是老師,他在那邊講什麼屁話。阿光感到心中有一把怒火衝上來,這瞬間他真的想把那個人的名字寫到筆記本上,可是阿光並不知道那個人的名字。

”不行,現在最重要的是要先把小夜救出來。”

”好險我還沒看到任何警車也沒聽到警笛聲,面對這種命都不要的人,去攻堅反而會害死人質。不過我也要快點。”

找不到進學校的方法,阿光開始越來越覺得焦躁。

「阿...阿光。」

「幹嘛!」阿光因為在煩躁的情形下,不自覺得吼了出來。

「嗚...你...你知道歹徒的名字嗎?」

「我怎麼可能知道。」

「那你要怎麼殺他?」

「我要交換眼睛。雖然這樣會讓我的剩餘壽命減半,不過我也想不到別的辦法了。」

「不行!」

「為什麼不行?這個交易對妳們死神來說沒有損失吧。」

「反正...我不想要你交換眼睛。」

「......。」阿光雖然覺得怪怪的,但這時他也沒辦法考慮那麼多。

「我來幫你看歹徒的名字。」

「為什麼妳願意幫我?」

「這個...算是報布丁的恩吧。」

這說詞聽起來有點勉強,但是在這個情形下,阿光也沒辦法。

「那就拜託妳了。」

*********************************

阿光想到學校的垃圾場,有門開在外面方便垃圾車來收垃圾,所以他就從那邊偷偷的溜了進去。

歹徒跟小夜現在是在頂樓,阿光一邊往上爬,一邊祈禱一切都還來得及,希望留在那邊的老師能多拖延一點時間。

來到頂樓入口,看到一群老師正在想辦法要救出他們的學生,阿光雖然覺得他們很值得敬佩,但也覺得這樣子他不好做事。而這時蘿莉回來了。

「是這個名字沒錯吧。」

「嗯。我看得很仔細。」

阿光在寫完名字後,又在筆記上記了幾句文字。怕歹徒在死透之前做出不可預測的行動。

阿光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好!」

「同學,不要過去啊,那邊很危險的。」

不聽老師的勸阻,阿光還是進去了。

「什麼人?」架著小夜的中年人大聲的問。

「阿光?你怎麼會在這裡?」小夜看起來很驚慌,但是因為被槍抵住所以也不敢反抗。

「我說大叔啊,你自己生活不順遂,想死自己去死就好了。幹嘛還要拖不相干的人下水啊?」

「少囉唆,你懂個屁啊?」

「我看你也只是因為覺得一個人死很寂寞吧。所以才想抓一個人一起死。」

「嗚...」

「這樣吧,我來跟她換,我陪你一起死。反正我本來就不是很想活了,怎樣?這樣你也不用殺了一個無辜的人。」

「...好...我警告你...別耍花樣啊!」

阿光走到了歹徒旁邊,而歹徒也乖乖的放了小夜。

「小夜,快到老師那邊去吧。」

「那你怎麼辦?」

「我不要緊的,放心。快去。」

雖然很擔心,不過小夜還是照著阿的話做了。

「哼,小子,我看你也不是想死,只是想逞英雄吧。既然這樣就不要後悔。」

說完那個中年人就架著阿光,一步一步往邊緣走去,就在這時,歹徒忽然一個重心不穩,就失足墜樓了。而阿光,親眼目睹了這個慘況。他這時才感覺,自己殺了人了。

而這時,歹徒身亡的地方,來了幾個人,那些人看到他的屍體,都放聲大哭了起來。阿光想,那應該是他的家人了。

”不,那傢伙想要殺了我同學啊。我只是為了救我同學。”

”可是他的家人該怎麼辦,如果當初她們早點到,或許他會被勸下來,大家就都沒事了。”

”不過如果來不及呢?”

”為什麼要讓我看到這一幕?...”

「啊...啊啊...啊∼∼∼∼∼∼∼∼∼∼∼∼∼∼∼∼。」

「阿光...你怎麼了?」看到歹徒墜樓而想過來看看阿光的情況的小夜,被阿光的叫聲嚇了一跳。

「沒...我...嗚呃呃呃。」受不了精神壓力的阿光吐了出來。

「你怎麼了啊?」看到阿光很不舒服的樣子,小夜緊張的問。

阿光這時覺得自己已經快要崩潰了,他當初決定使用筆記本的時候已經想過這樣的情形,但是後果卻遠超過他想像。他站起身,想要跑回家,他要甩掉那些在他耳邊不斷響起的聲音。

蘿莉看著阿光,像是知道這一切都會如此發生,她知道這就是人類,她也不能說什麼,現在多說什麼對阿光都是多餘的。只能靠他自己看破,才能重新站起來。

”分離的時刻就快到了吧。”蘿莉在心中暗自想著。


(十一)

那個事件之後,阿光一直把自己關在家裡,不想與任何人接觸,深怕大家會發現,是他殺了那個人。阿光受不了這種恐懼,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承受消除一個生命的重量,加上他又看到那個人的家人如此的傷心。

在他要跑回家的途中,阿光的眼神不經意的對上那個人的太太,那個眼神,看起來就像是認定阿光是兇手一樣,像一把刀般的銳利,割著阿光的心。

也因為阿光都沒有去上課,班上的同學也很擔心。雖然有想過要去探望他,可是都被他拒於門外,沒辦法見到他。甚至有同學說他已經自殺了。

「上次那件事,警察不是去找阿光做筆錄嗎?」

「是啊是啊,怎樣?」

「聽說阿光回答完警察問的問題,就開始哭起來了。好像是覺得自己害死那個人的樣子。」

「是喔,可是我覺得,要是我看到有人死在我眼前,死狀還那麼慘,我應該也會崩潰吧。」

「對阿對阿,那個人的家人不是有到現場嗎。我也覺得他們很可憐呢。」

「可是一開始是他自己說想死的吧。要死還要拖墊背,我覺得他死死也好。」

「話不是這麼說吧。」

同學們不停的討論當時的話題,人的價值觀在這裡就產生了分歧了。或許會有人說那個人本來就該死,或是應該要給每個人一個機會等等,討論在這兩個方向上被繼續,但是同學們都忽略了一點,那就是事後的討論根本不能代表什麼。他們不會想到如果自己有能力救人自己會怎麼做,也不會想到當時真正情形是怎樣,因為他們只是在事後做
討論。把這件事當閒話,或是堅守自己那無聊的價值觀。

本來好好坐在座位上的小夜,猛然起身,往教室外頭走去。而見狀的同學們,也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再也不敢多說什麼。

*********************************

躲在家裡的阿光,用棉被包住自己,他維持這樣的狀態已經三天了,但這樣並沒有幫助,譴責的聲音還是會在耳邊響起,只要一往筆記本的方向看去,寫在死亡筆記本上的一字一句就會浮現眼前,但是閉上眼睛,那個人的死狀又是那麼的鮮明。

阿光也曾想過要就這樣死,但身為一個生物的求生意志阻止了他,但就現在的他來講,不如該說自己的壽命還沒盡吧。

「既然我壽命還沒盡,那我就用筆記本吧...筆記本用來縮短自己的壽命是被允許的吧?」

「阿光...」

「不然我也可以放棄筆記本的擁有權,這樣我就會忘掉那個人是我殺的了。」

「阿光...你不是說要超越對死亡筆記本的恐懼嗎?」

「我說過,我是說過啊。可是這太狡猾了!我都還沒做好準備,就對我下這種猛藥,我沒有想到啊。」阿光以近幾瘋狂的語調說道。

「我...我真的很痛苦啊。」說完阿光就撲到蘿莉的懷裡痛哭了起來。

對蘿莉來說,她雖然知道只要阿光放棄筆記本所有權,就不用那麼痛苦了。可是她不願讓阿光放棄,因為她還有一件身為筆記本原主才能做的事。

「阿光...我...」

正當蘿莉要開口的時候,忽然電鈴響了。

「......」

「我去看一下是誰。」蘿莉心裡在想那個人也差不多該來了吧。於是去看了一下是不是他。

「是小夜,你也不讓她進來嗎?」

「......」

「你當初不就是為了救她才用筆記本的嗎?你救了她不就是達成了目的,而且就算妳現在怪她要讓你用到筆記本,你也會有很多話想跟她說吧。」

聽完蘿莉的話,阿光也真的乖乖的起身去開門。而門外的小夜看到門開了,像是沒有想到門真的會開一樣,嚇了一跳。

「那個...我可以進去嗎?」

「嗯,進來吧。」因為剛剛跟蘿莉宣洩過心中的痛苦,現在的阿光稍微平靜了一點。

「打擾了。」

進到阿光房間的小夜有點不習慣,但是看到阿光房間的雜亂,她大概也知道阿光為了那個事件在痛苦著。就某方面來說,她算是個感覺敏銳的女生。

「那個...謝謝妳上次來救我。」因為不知道該說什麼,小夜決定直接切入正題。

「嗯。」

「那時我真的很害怕,害怕自己會死,心裡一直在祈禱有人能來救我,結果你真的來了,我很高興。」

「......」

「可是後來你都沒來學校了,我很擔心,還有班上的同學也...」

「他們擔心個屁。他們什麼都不知道。」

「可是我知道。我也跟你一樣,看到歹徒的死狀,我們都一樣,看到他死在我們眼前。這樣我還沒有資格擔心你嗎?」

阿光被這句個問題問得答不出話來。

「我知道你的痛苦,我當時也想過如果他死了能有多好,後來他真的就死了。我一直覺得是我殺了他的。我也很痛苦,不是只有你一個人在痛苦的。」

「可是我是...」

「什麼?」

「不...沒有。」

「雖然這樣說有點自私,但我現在還是會覺得,我能活下來真是太好了。」

「......嗯,我也覺得妳能活下來真是太好了。」

「以後我會常常來看你的,你要振作喔。」

「嗯...」

********************************

「妳是知道這樣,才要我讓她進來的吧。」

「算是吧。」

「妳不怕我像妳說的一樣,怪她害我用了筆記本嗎?」

「不會的,我知道阿光很溫柔的,所以才會一直那麼的痛苦。」

阿光聽了這句話,顯得有點不好意思。

「是啊...因為阿光是這麼的溫柔。」

阿光不解的看著蘿莉,不知道為什麼她要重複這句話。而蘿莉臉上的表情,卻變得很凝重。

”所以,我不會讓阿光死的。”


(十二)

知道並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在痛苦之後,阿光決定要跟小夜一起克服這心裡創傷,不要再逃避。雖然阿光知道人的的確確是他殺的,但是他知道不能一直被壓在罪惡感跟恐懼之下。

而蘿莉看到日漸振作的阿光,雖然很開心,但她看起來卻像是有另外的事在煩心。因為之前也有這種先例,所以阿光也特別注意蘿莉。

「蘿莉,妳怎麼了嗎,是不是想要我放棄筆記本讓妳回去了?」

「不是啦。我沒事啦。」

「妳最近看起來怪怪的,好像有什麼心事呢。」

「嗯...阿光,我問你唷。如果我回死神界了,你會不會難過啊?」

「我想我應該會覺得很寂寞吧,可是妳如果回死神界,就表示我要放棄筆記本,那時我的記憶也都消失了吧,這樣我還會難過嗎?」

「我想是不會。」蘿莉很落寞的說。

「那妳呢?妳會覺得難過嗎?」

「會吧,不過如果看到你能不難過,也許心裡的難過會少一點點。」

「蘿莉...」阿光心中覺得有點對不起她。

「阿光,那如果我死了,你會很難過嗎?」

「當然會啊。」阿光沒有說謊,在他心裡蘿莉已經佔了很大的空間了,但阿光想想,發覺有點不對勁。

「為什麼要這麼問?」

「因為人家想看看在你心裡我重不重要啊。」蘿莉露出了最近少見的笑容對阿光說。

而阿光看著那個笑容,怎麼樣都覺得不對勁。而且一直有種不好的預感在心中。

「可是,阿光,人家真的不希望你一直難過下去。你要記得我說的話喔。」

「嗯...」

*********************************

離別的時刻總是來的很突然,今天的阿光,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想起這句話,這句很敏感的話,尤其是上次跟蘿莉的對談,總總的跡象都在告訴阿光,是時候了。

阿光不是笨蛋,他知道既然不是要放棄筆記本,那就是自己要死了。所以他一直很注意周圍任何可能發生的意外,並且要設法去避免它,但是阿光畢竟只是一個人類,一個人類又怎麼能違抗已經註定好的命運呢。

就在阿光要過馬路的時候,一輛車朝著他撞過來。這個景象阿光覺得很熟悉,因為他上次差點被車撞時,也是一輛車朝他撞過來,這個感覺他很熟悉,不只是車子撞過來的驚恐,還有手臂上遭到撞擊的觸感。

是的,就在阿光快要被車撞的那一瞬間,他被推開了。阿光又再一次從車輪下逃過一劫。

但是為什麼明明壽命就已經要結束了,還能活下去呢,是因為蘿莉,蘿莉是個死神,所以她也有能力去改變這個事實,縱使這會造成令人遺憾的結果,但她還是做了。

「再見了。」這是阿光聽到蘿莉的最後一句話,語氣很平靜,平靜的令人哀傷。

”死神除了壽命終結外,也是會死的。只要他愛上人類,並為那個人類做出違反死神資格的事,那死神就會化成灰還是鏽之類的東西唷。”阿光想到蘿莉曾經跟他這麼說。

而當他看到隨著那輛車奔馳而過,揚起在柏油路上根本不可能會有的沙,他終於忍不住了。

「不∼∼∼∼∼∼∼∼∼∼∼∼∼∼∼∼∼∼∼∼∼∼∼∼∼∼∼」這是阿光最不想見到的情況,他恨自己的無力。

阿光步履蹣跚的走回家,回想起從三個月前,跟蘿莉的相遇,還有一起做過的各種事。

阿光坐在桌前,看著桌上這本,原來是屬於蘿莉的筆記本。這時他覺得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轉頭過去,期望是蘿莉回來了。

但出現的人是布拉德。

「我是來幫蘿莉收回那本筆記本的。」

「你是誰?」

「我叫布拉德,算是蘿莉在死神界的朋友吧。」

「上次晚上來這裡跟蘿莉講話的就是你吧?」

「沒錯。」

「那時她說不希望我死,是因為現在這個狀況嗎?」

「沒錯,她不希望妳換眼睛也是這個理由。當初我就跟她說她下不了手就由我來殺了你,還跟她說千萬不能做出讓你增加性命的事,結果她還是做了...」

「為什麼...為什麼她要為了我...」

「雖然我們死神看起來很無情,但其實這是因為我們平常的生活就是不需要感情的。但是一但我們對一個人投入,我們也是很容易就會動情,而且會很激烈。」

「為什麼你能說的那麼冷靜?」阿光發怒的吼了出來。

「你以為我想嗎?我現在恨不得把你的名字寫在我的筆記本上,可是你也知道,既然是蘿莉救了你,你的壽命就是從她那邊來的,既然她希望你活下去,那我也不能殺了你,我的任務就只是來叫你放棄筆記本而已。」布拉德聽到阿光任性的話,也不禁動了怒氣。

「我...」

「反正那傢伙是真的為你著想,她不希望你痛苦,所以才希望你放棄筆記本。」

阿光想起了蘿莉要他記得的話。

「嗯...我.......」

********************************

又過了幾個星期,阿光又開始一如往常的規律生活,該上課時上課,該打工時打工。

若要說有什麼不同的話。

「阿光,你又在吃布丁啦。你真的很愛吃布丁耶。」小夜對阿光這麼說,一邊又從阿光的布丁中偷挖一口起來吃。

「這個嘛,與其說是喜歡,不如說是我覺得我應該要吃呢。」

對於阿光這怪異的回答,小夜也只能繼續的會錯意。

「唉呀,該回家準備打工了。」

回到家的阿光,放下了書包,開始準備打工的制服。

這個房間也沒有不同,冰箱的布丁還是一樣多。

但是多了....。

********************************

(完)


(後記)

該說什麼呢...
嗯...先跟不希望蘿莉死的讀者們說聲對不起好了 orz
請你們不要把我的名字寫在死亡筆記本上
要寫也請你們在0.6秒之內一起寫

其實當初在構思這個作品的時候
最早想出來的是結局
後來才慢慢想出
DN==>小蘿莉死神==>布丁
等等的聯想
然後憑著這些關鍵字一股勁的衝出來

看到有人推文推"蘿莉不要死"
心裡真的是緊張到不行啊
可是對不起
我還是讓她....

創作過程基本上很有趣
有很多地方會因為自己的任性改掉
然後發現很難接續
像是蘿莉第一次推阿光那段
本來是打算搞笑的喔
可是因為之前把同學想拿筆記本先寫下去
不好抓搞笑橋段的感覺所以改掉

也有臨時加上去的角色
也就是小夜
本來是沒有她的
也就是沒有挾持那段
眼睛是不打算換的
因為考慮到阿光的個性

關於結局
我並沒有設定阿光有沒有放棄
所以大家自由想像吧
然後如果是漫畫
最後房間多的是一個罐子
不過覺得用寫的很破壞感覺
就保留讓大家猜了^^"

然後
謝謝大家在文後熱情的推文
讓我有動力寫下去^^
也謝謝幫我抓錯字的板友

最後
感謝近兩個星期來的支持
第二部也開始了
讓我們一起享受本篇精彩的劇情吧
拜謝<(_ _)>
創作者介紹

讀人的房間

wildru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