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
這是三年前的創作
是借用漫畫死亡筆記本設定的同人作品
我自己是沒有改寫只是換地方貼

如果覺得有在PTT的deathnote板
或是無名我的IC生活裡看過的人

你們的印象是沒有錯的
只是我在搬家而已

(一)

在這異常荒涼的死神界,一如往常的,偷懶的死神們無所事事的過著各自的日子。雖然死神必須要在一本名為”死亡筆記本”的簿子上寫下人類的姓名,使之死亡來取得壽命,但是近來死神越來越不在乎自己的壽命長短,或許是這荒涼的死神界帶來的不良影響吧。但也正因為死神界的一無所有,所以也有一些怪異的死神,就此愛上了一個多采多姿的世界-人間界。

「嗯∼好久沒去人間界了,也該去晃晃了。」在一個死神的聚落中,一個身形較驕小的死神如此說道。

「幹嘛,要去工作嗎?」另一個死神不屑的問。

「工作只是順便啦,只是我覺得人間界好玩的東西那麼多,死掉可是很可惜的呢。」

「我說妳啊,要去晃晃是可以,但可不可以不在出亂子了。像妳那麼迷糊的死神可是很危險的啊。」一個像是長老的死神語重心長的說。

「人家才不迷糊咧,我要走了啦,哼!」

在那個身形驕小的死神氣呼呼的離開之後,剩下的死神們開始討論。

「這次不知道她會出什麼包呢。真令人期待。」

「是啊,在這什麼都沒有的死神界,這也是我們唯一的樂趣了吧。」

「別幸災樂禍了,弄個不好還要去幫她收拾殘局呢。」

「這個倒是很麻煩啊。」

「我想她應該不至於把死亡筆記本弄丟吧,那才真的麻煩咧。」

「算啦,她都出發了,我們就等著看吧。」

**********************************

大樓林立,街道上滿是行人與車輛,在忙亂中卻又有一定的秩序。跟什麼都沒有的死神界比起來,說人間界多采多姿是一點也不誇張的。但其中也有相同的地方-不工作的人就活不了,只是在人間界,這個現象顯得更為實際。

「喂,打工的,把這箱東西搬到倉庫去。」

「好的。」一個年約十七、八歲的少年爽朗的回答著。

少年的名字叫做阿光,因為考上離家較遠的學校所以搬出來一個人住,所以也在打工賺生活費。

倉庫裡面很暗,本來就常常被傳說裡面有鬧鬼的謠言,最近又因為裡面放的布丁莫名其妙的減少,鬧鬼之說更是被吵的沸沸揚揚,根本就沒有什麼人敢接近這裡。不過因為阿光根本不相信這種神怪的事情,所以對他來說一點影響都沒有。

就在他放好東西要出倉庫的時候,他開始習慣性的自言語起來;「話說回來,這家店的倉庫還真的有夠暗,一個不小心可能就...哇靠!」

阿光好像踩到了什麼而滑了一跤。

「痛痛痛...什麼東西啊。」

阿光拿起了異物,但還看不是很清楚是什麼東西。只覺得像是一本簿子,他把簿子合起來,卻發現在這陰暗的倉庫中有點亮光,而亮光則是來自這個異物的表面,上面寫著-

「”DEATH NOTE”...死亡筆記?」

因為這奇特的設計,阿光決定把這本筆記本收起來。當做一個特殊的收藏。


(二)

阿光是一個人住在出租公寓中,平常因為要上課和打工,所以鄰居並不熟,平常除了繳房租外,很少會跟其他住戶有互動。在這人際關係越來越疏離的時代,這樣的現象並不少見,對不想做太多表面功夫的人來說是很好的現象,對阿光來說也是。

但阿光絕對不是一個孤僻的人,他只是不喜歡花太多心力在這種明明只建立在表面,卻又要花更多心力的關係上。

阿光拿出在打工時撿到的那本筆記本,直到現在他才看清楚這本筆記本的全貌,在當時唯一看的到的只有會在黑暗中發光的”DEATH NOTE”這個字。

筆記本裡面跟一般橫條筆記本沒有兩樣,而這本筆記本看起來像是剛買的一樣,因為在之上只有寫了一段像是人名跟詛咒的文字。阿光並不知道那個人名是誰,當下只覺得買這本筆記本的人一定很恨這個人,還特地把筆記本寫成死亡筆記本。但這段文字也讓阿光看起來不舒服,所以他決定把這頁撕掉,讓筆記本看起來像新的一樣。

筆記本的封面底色的是黑色的,而且散發出一種深沉,一種詭異,一種不像這個世界的東西的氣息。而封面似乎是經過設計的,除了死亡筆記本的字樣很特殊外,還有一些奇怪的花紋,而這些花紋卻會給人一種很夢幻的感覺,跟底色的黑,還有死亡筆記本這個意函格格不入。

「仔細看...還真的蠻詭異的說,不過這樣才有當收藏的價值嘛。」阿光拿起筆記本仔細端詳。

「哇!都這個時間了,再不出門就要遲到了。」

匆忙出門的阿光就把死亡筆記本留在自己的桌上。被遺留在桌上的死亡筆記本,被吹進來的風翻開。翻頁的動作,就像是在呼喚自己的主人一樣...

******************************

『那本筆記本原來的主人,會是什麼樣的人呢?』

『雖然他把封面弄的很漂亮,可是卻又在內頁寫上那麼可怕的東西,應該是個怪人吧。』

『不過話又說回來,在這個爾虞我詐的世界,一定也有很多人在心理有想要殺掉的對像的。』

『那麼,像他這樣以少年維特的煩惱這種以書寫的方式,來讓自己解脫的方法,說不定還是比較正常的呢...』

「...光,藤島光同學,沒來嗎?」

「喂,阿光,點到你了啦,」

「啊,有,老師我在這。」

「藤島同學,上課不專心也就算了,點名也注意聽一下自己被點到沒嘛。」

「是...對不起...」

老師繼續點名,而點完名後就下課了。

「阿光,你怎麼啦?難得你上課在發呆。」下課後同學門聚在一起,一個男同學問道。

「嗯,其實是我...算了,沒有啦。」

「齁齁,很可疑唷,該不會是在想哪個女生吧?」另一個看起來就很八卦的女同學開玩笑說。

「真的沒有啦,我晚點還要去打工,我先回去囉。」

「嗯,掰啦。」

*********************************

在阿光回家的路上,他還是不斷的在想像著死亡筆記本的原主,會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做了很多推測,但到最後還是會有那麼一點矛盾的地方,也就是說他完全想像不出來會是個什麼樣的人。

想著想著也到家了,阿光拿出鑰匙打開上了鎖的門,準備先休息一下,再去打工。

但當他進到書房時,卻看到有個瘦小的人正坐在他的書桌前。讓他忍不住大喊:

「你是誰,你從哪裡進來的?」

而那個人聽到之後,便慢慢的把身體轉向阿光。而阿光看到這個人的樣子時,又不禁脫口而出一聲:

「蘿莉?」


(三)

面對這個突如其來的訪客,阿光顯得有點不知所措,不單單是因為她闖入了自己的房間,也因為這個女孩雖然看起來還很小,可是很漂亮,雖然衣著很怪異,但其實她本身也散發出詭異的氣息。

兩個人這樣僵持了一會,女孩先開口了:

「那...那個,初次見面,你好。」

「啊?」阿光有點反應不過來「啊啊,初次見面,妳好。」

「你...是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叫蘿莉(Loli)的啊?」

「喔,這個啊,其實我只是覺得妳很蘿莉,不是知道妳叫蘿莉啦...問題不在這吧!妳是怎麼進到我的房裡來的啊?」阿光的反應真的很慢。

「哇啊啊∼不要那麼大聲嘛。」蘿莉看起來像快哭出來的樣子「其實是你的窗戶沒關。」

蘿莉用手往窗戶的方向指,阿光也才發現窗戶是開著的。

「什麼啊,原來是我自己忘了關窗戶啊,哈哈哈...那妳不就是小偷了嗎?」阿光又再一次的大叫。

”這個人還真是容易激動啊”蘿莉在心裡偷偷的想。

「不是啦,我不是小偷啦。那個...嗯...藤島光先生,我是你撿到的筆記本的原主啦。」

「是這樣啊,那還真是不好意思,害妳找那麼辛苦...」阿光本想去拿出筆記本還給蘿莉。但又忽然想到:

「那個...我可以問一下嗎?妳...是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的啊?」雖然對方有可能是看到某個地方有寫自己的名字,不過謹慎派的阿光還是想確認一下。

「嗯...看了就知道了嘛。」

「看了就知道了?」

「嘿嘿,因為人家是死神嘛,死神的眼睛可以看到人類的姓名唷。」

「喔∼是這樣啊,嗯這樣一來的確是很合理...才有鬼啊,什麼死神啊?這種虛構的東西怎麼可能真的存在呢?」

”這個人不僅容易激動,還很歇斯底里呢。”蘿莉又在心中這麼想。

「可是人家真的是死神嘛,人家真的沒有說謊啦。嗚嗚嗚...」說著說著,斗大的淚珠從蘿莉的眼中落下。

”嗚哇!好可愛!”阿光並不是一個蘿莉控,但是他對可愛的東西天生抗性就比較低。

”這麼可愛的人怎麼可能會是死神嘛。”除此之外,他真的也有點不正常。

「哇!糟了,我打工要遲到了,妳先待在這裡等我回來再說(?)」不知不覺說出問題發言的阿光,本身卻毫無自覺。

「嗯,那你慢走。」回答了這個問題發言的蘿莉,本身也還無自覺。

*********************************

猛烈衝刺的阿光,全身帶著一股邪氣,因為他知道,只要他稍微鬆懈下來,他就有可能遲到,而只要他一遲到,原本能拿到的薪水就會被扣掉,所以他要心無旁鶩的跑,一直跑到目的地為止。

「Sa∼∼∼∼∼∼∼∼∼∼∼∼∼∼∼∼∼∼∼ve,呼,總算是趕上了。」阿光的煞車皮也發出了尖銳的聲響。

「這不是我前幾天躲起來吃布丁的地方嗎?原來我是把筆記本掉在這裡了啊。」

「是啊是啊,然後我在倉庫裡撿到筆記本...妳怎麼會在這裡!」

「因為人家會飛阿,雖然你跑的很快,不過人家還是追得上唷。」蘿莉輕輕笑了一下,看起來對自己的飛行速度很自毫。

「我不是問這個,我是說妳怎麼跟來了?我不是要妳在家等我嗎(?)」問題發言第二發,阿光還是沒自覺。

「這是規定嘛,死神必須要跟在撿到筆記本的人的身邊。」

「規定?什麼規定?」

「死神界的規定啊。你現在是死亡筆記本的持有者,所以我應該要把這些規則跟你解說一下。」

「等我下班再說吧,妳說妳要跟著我,這樣不好吧?」

「為什麼不好?」

「因為如果被別人看到的話,會有很多麻煩...之類的。」

「你覺得我是麻煩嗎?」蘿莉又一副快哭了的樣子。

「不是啦...怎麼說就...就是...」看來這對阿光是很有效
的特技。

「這點你不用擔心啦。」

「怎麼說?」

正當蘿莉要開口的時候,店裡有個人走了出來。向阿光說:

「阿光,都來了還不進去,一個人在外面自言自語什麼啊?」

「耶?一個人?」阿光看回了那個人的話,再往蘿莉看去。

「一般人是看不到我的,因為人家是死神嘛。嘿嘿。」

蘿莉又露出了一個完美的笑容,但是阿光已經不知道該做出什麼表情了。

「再從新自我介紹一次吧,我叫蘿莉,是從死神界來的死神。請多教囉。」


(四)

雖然心裡還是不能接受蘿莉是一個死神的事實,但在打工處明明就跟在自己身旁,但是別人卻都對她視若無睹,也是不爭的事實。阿光雖然是個不相信神怪事物的人,但從以前到現在的經歷告訴他,要活得快樂,首先就是要很簡單的去接受荒唐的事。

而下了班的阿光,正在家裡聽蘿莉對他講述一些規定。

「嗯...我大概了解妳說的這些規則了。」

「沒想到你還蠻進入狀況的嘛,真要對你刮目相看了。」

蘿莉對阿光說明了,死亡筆記本的用處、還有被人撿到的死亡筆記本就是該人所擁有等等的規定。雖然很多聽起來都很荒謬,但是眼前的狀況就是這麼荒謬,所以阿光也只有接受它而繼續聽下去。

「現在筆記本在我手上,那妳不就無法增加壽命了嗎?」阿光注意到的地方總是跟別人很不一樣。

「這點你不用擔心啦。」蘿莉先是一愣,像是沒想過這個問題似的。「我每次來人間界玩都會留庫存,像我這次也有先殺一個人啊,所以人家至少還可以活人間單位二十年啦。」

”這傢伙雖然長的很可愛,但內心果然是個死神啊。”阿光對蘿莉自然的說出自己殺人增加壽命的行為,感到有點反感。

「那妳這次殺的人是怎樣的人呢。」

「這個嘛,一般來說死神殺人是隨便挑的,不過會加入個人喜好的也是有的。」蘿莉一邊述說著,一邊似乎在想自己這次是殺了什麼樣的人。

「像我這次,就是殺了一個準備跳樓自殺的人。」

「那那個人不就快死了嗎?這樣殺了他也不能得到多少壽命吧。」

「才不呢,那個人的壽命根本就沒盡,所以他一定不會跳下去,而且我看他會活的蠻久的。」蘿莉看起來有點生氣的說。「反正我很討厭那種想死又不敢死,給人添麻煩的人啦,所以我就了結他了。」

雖然對殺人行為還是不能釋懷,不過阿光也很討厭那種人,也曾想過那種人乾脆就死死算了。

「嗯,那妳為什麼那麼喜歡來人間界啊?」

「耶嘿嘿,當然是因為這裡有布丁啊!」

「死神喜歡吃布丁?」

「基本上死神界因為什麼都沒有,所以死神不用吃東西也能活。不過比較有”生活品味”的死神就會去找自己喜歡的東西囉。我有聽過一個死神是蘋果成癮的。而人家就是喜歡吃布丁囉。」一講到布丁,蘿莉的眼睛就亮了起來。

「呵呵呵,因為布丁滑滑嫩嫩的,一吃進嘴巴裡,那種感覺真是讓人覺得是至高的幸福啊。」

從死神的嘴裡聽到幸福兩個字,阿光心中總覺得有那麼一點不協調,不過看到蘿莉那已經開始閃閃發光的表情,阿光也不禁莞爾:

「真的有那麼好吃嗎?」說完阿光像是想起了什麼,起身去開了冰箱拿出一個東西。

「來,這個給妳。」

「哇∼∼是布丁耶∼∼∼。」

蘿莉打開蓋子,開始品嚐這個在人間界隨處可見,很普通的布丁。而當她吃了第一口時,全身顫抖的說:

「嗚∼∼∼好好吃喔∼∼∼∼。」

這時候的蘿莉看起來就像是一般的小孩子一樣,要說有多可愛,就有多可愛,臉上滿是幸福的表情。而阿光看著這樣的蘿莉,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滿足感,對阿光來說,這也是一種幸福。

這段幸福的時光很不幸的,只維持到蘿莉吃完布丁。

「啊∼∼∼好滿足啊。」

「吃完啦,那我來把盒子拿去丟吧。」

「啊...謝謝,那...那個,藤島先生。」

「叫我阿光就好了。」

「那麼...阿光,雖然有點突然,不過...我希望你能放棄筆記本的擁有權。」

「耶?」

突如其來的發言讓阿光怔住了,而手中的布丁盒也掉落在地上,其聲響,可能比任何重低音都還要來的震撼。



(五)

阿光聽到了這難以接受的發言,頓時喪失了思考能力,不過就算如此他還是很清楚,布丁盒掉在地上,若不趕快擦地板,等等就會有一堆螞蟻壓境。所以他默默的去拿抹布,開始擦地板。但是換個角度想,這個行為也真的很像在逃避現實。

當把地板擦乾淨,也把布丁盒丟到垃圾桶之後,阿光終於開口了:

「那個...我不適合當死亡筆記本的持有者嗎?」雖然阿光是股起了勇氣才講出這句話,但其實他心裡是想說”是我的話就不行嗎?”

「也不是適不適合的問題啦,你看嘛,如果死亡筆記本在你手上,那人家就要一直跟著你到你死耶。」蘿莉在無意間刺了阿光的死穴。

”這樣不好嗎?”阿光在心中大喊。

「雖然這樣我就可以有理由留在人間界,不過畢竟要有自由才有來人間界的價值嘛。」

「這麼說也對啦。」阿光因為學業打工兩頭燒,所以也很明白自由的可貴。

「而且...當初人家要來人間界的時候,死神界的朋友都叫我不要出差錯,我也跟他們說不會,可是...可是...哇...人家怎麼知道會把筆記本弄丟嘛,嗚嗚...他們一定會笑人家啦。」蘿莉大哭了起來,看起來像是已經發生類似的事很多次了。

看到蘿莉哭的那麼傷心,阿光也覺得於心不忍,但他同時也覺得這樣的蘿莉也很可愛。

「可是我也都還沒用過筆記本...不然這樣好了。給我三個月,三個月後,我就放棄筆記本的擁有權,這樣可以嗎?」

「不能馬上放棄嗎?」蘿莉雖然不再哭的那麼傷心,不過還是略帶啜泣的問。

「既然我撿到了,總要讓我有機會用吧。」阿光有點無奈的說。

「那你可以現在用啊。」

「我還沒有心理準備耶。」阿光很清楚使用這本筆記本代表的意義,和其所需付出的代價。

「嗯...那三個月之後,你真的會放棄嗎?」

「真的真的。」

「那約好了唷。不能反悔唷,反悔的是小狗。」

”...妳是從哪裡學來這種話的啊。”阿光在心中小小的吐槽了一下。

「好好,那妳也不要哭囉。」

「那個...」

「怎麼了嗎?」

「...還有沒有布丁?」

「......。」

「沒有了嗎?」蘿莉淚眼汪汪的看著阿光。

「我們一起去買吧。」阿光好氣又好笑的說。

不過看到蘿莉破涕為笑,阿光也覺得沒什麼了。

**********************************

在死神界中,有一個可以觀察人間界的地方,通常死神會在這邊物色想要殺的人,而不是直接到人間界去,所以像蘿莉那樣其實是死神中的特例。

而自從蘿莉的筆記本被阿光撿到後,很多死神就開始到觀察人間界的地方,去看他們那個迷糊的同伴。

「那個小妮子果然又出亂子了。」

「不過還真是烏鴉嘴啊,上次不是才有人說她會把筆記本弄掉嗎?」

「看這情形,她似乎是被那個人類當寵物囉。」

「真是的,把我們死神的臉都丟光了。」

「不過蘿莉也的確是人類會喜歡的類型吧。」

「是啊,被當寵物也很正常。像之前路克不是還被講說一點都不可愛,怎麼可能有人會把他當寵物嗎?」

「我也記得,那句話說的雖然狠,但是還蠻實在的。」

「你覺得呢?布拉德。」

這個被稱為布拉德的死神,雖然一直都在旁邊觀察,不過也都一直沒有參與討論,他只是不發一語的在旁邊看著顯示出來的畫面。而對別的死神問他的問題,他也只回應道:

「哼,無聊。」講完後就轉身離開了。

而這時在觀察人間界的畫面上,顯示的是阿光在蘿莉旁邊看著她吃布丁的景象。兩個人都看起來很快樂的樣子。


(六)

雖然阿光拿到了死亡筆記本,而且身旁也跟著一個死神,但是阿光的生活似乎沒有就此改變,他還是很規律的每天上學,該打工的時候就去打工。真要說有什麼地方不同的話,可能也只有放在冰箱裡的布丁變多了吧。

根據規定,死亡筆記本的原持有死神,必須跟在撿到死亡筆記本的人身邊。所以在阿光上課時,蘿莉也還是跟在他旁邊,不過有時因為太過無聊,所以蘿莉會躲到旁邊去睡覺。

帶著蘿莉上學的阿光,因為有班上女生的比較,更確定蘿莉的確比一般人類女生可愛,雖然不知道是不是所有死神都一樣,不過至少跟在他身邊的是。

這樣的日子過了兩個星期,阿光仍然沒有動用到死亡筆記本,生活還是一樣規律。不過倒是學會了一項新技能,用布丁盒蓋一個小房子。這天,蘿莉還是跟著阿光到了學校去。

講台上,老師唸頌著無聊的課文,想當然爾,蘿莉就受不了跑到旁邊去趴下休息了。看著她的睡臉,阿光在心中想:”這麼可愛的模樣,怎麼可能會是死神呢?如果說是女神我還比較能相信。”

阿光看了看放在包包裡的死亡筆記本,自從知道這本筆記本可以殺人後,阿光就一直不敢把筆記本留在家裡,怕被人偷走,造成嚴重的後果。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跟蘿莉有三個月的約定,所以也要好好保管它,但阿光也很擔心,因為碰到這本死亡筆記本的人都能看到蘿莉,這時候麻煩就大了。確定筆記本還好好的放在包包中後,阿光就專心的上課了。

下課後,有一個同學跑來找阿光:

「阿光,你有沒有抄上堂課的筆記,借我一下好不好?」

「喔,有啊,我拿一下。」

阿光把筆記本拿出來後,才發現自己拿成死亡筆記本,連忙將它收回包包裡,拿出要給同學看的筆記。

「這本就是囉,拿去吧。」阿光鬆了一口氣說。

「你剛剛拿的那本筆記本好特別唷,在哪買的啊?借我看一下吧。」那個同學講完就伸手要拿死亡筆記本。

「不行!」阿光出言喝止了那位同學,也趕緊把包包關上。

「不要這麼小氣嘛,又不會怎麼樣。」

「...反正就是不行啦。裡...裡面有很重要的東西。」

「那我不看裡面只看封面就好了嘛。」

「不行就是不行啦。不要逼我!」

「好吧,不看就不看,謝謝你的筆記喔。」

阿光暫時鬆了一口氣,不過他並沒有放鬆太久,因為一直到今天這個情況發生,他才真正體認到持有死亡筆記本的人,所承受的壓力有多大。

********************************

當晚,阿光就找了一個箱子,把死亡筆記本放進去,在把許多的書壓在上面,藏在櫃子裡。蘿莉不解的問:

「為什麼要把死亡筆記本藏起來啊?」

「因為我怕會被人偷走或是有人摸到會看到妳,這些情形都讓我很擔心。」

「那既然如此,放棄筆記本的擁有權就好啦。」

「嗯...不行。」

「為什麼?放棄不是比較輕鬆嗎?」

阿光也知道放棄會有多輕鬆,可是這樣他就會忘掉蘿莉的事,喪失一切跟死亡筆記本有關的事,也再也看不到蘿莉了。

「這...算是我對自己的磨鍊吧。」

阿光的心中下了決定,他要戰勝壓力,還有對死亡筆記本的恐懼,這句話對阿光來說,絕對不只是在耍帥而已。
創作者介紹

讀人的房間

wildru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